您的位置:首页 > 女性

中国古代帝王中被黑得最惨的当属此人,众多黑材料让人无语

时间:2019-09-01

  2019 覃仕勇讲史

  

  中国有成语云: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说的是嘴巴是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

  流言谤语是如此凶猛犀利,则文字更是可以把一个人搞得身败名裂、万劫不复。

  中国古代帝王中,名声最臭的,莫过于商纣王、隋炀帝等人。

  近年来,虽然不断有专家站出来为商纣王他们辩白,说他们其实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坏。但无论如何,他们身为亡国之君,国家亡就在他们的手里,不能说和他们没半点关系。所以,说商纣王、隋炀帝是暴君、昏愦之君,大抵是错不了的。

  和这几个亡国之君相比,明太祖朱元璋就比较冤了。

  朱元璋以赤贫之身,只手取天下,开创了“洪武之治”,奠定了大明王朝三百年基业,可谓壮哉!伟哉!

  可是,为纠元朝之弊,发展生产,朱元璋以铁腕手段反贪反腐,得罪遍了整个文官士人阶层,于是遭到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抹黑。

  朱元璋被黑得最惨的事,就是“火烧庆功楼”。

  

  文人们编造出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朱元璋得了天下,担心那帮跟随自己出生入死的老兄弟会威胁到自己的帝位,就建造了一座庆功楼,在庆功当晚把全部功臣一把火烧尽。

  故事里说,除了军师刘伯温算出朱元璋的毒计,并事先通过了徐达,两人逃过这场灾难外,其余功臣全部葬身火海。

  这个故事说得活灵活现,很多人都当成了史实。

  其实,明朝开国大臣除了刘伯温和徐达没被烧死外,其他如常遇春、李善长、李文忠、邓愈、朱文正、汤和、朱亮祖、胡大海、周德兴、廖永忠、傅有德、冯国用、冯胜、沐英、蓝玉等等,根本就没有一个是被烧死的,而且,他们的辞世过程史书全都交待得清清楚楚。

  但还是难不倒刻意要黑朱元璋的文人。

  徐达没被烧死,就另编造一个朱元璋用清蒸公鹅毒死徐达的故事。

  这故事有一定迷惑性,因为《明史?徐达传》只记载徐达是病死的,那就在徐达病死前加一笔,说是朱元璋逼徐达吃了一只清蒸公鹅,致使徐达毒发身亡。

  只是,自古以来,没听说过清蒸公鹅是能毒死人的。

  比“清蒸公鹅毒死徐达”更搞笑的故事还有“朱元璋建猫逼死豪俞通”。

  说俞通海在秦淮河边盖了一座家宅,朱元璋为了整死俞通海,就指使锦衣卫说俞通海姓俞,音“鱼”,在河边建房,是想入海成龙,从而命人俞通海家门口立一座刻有一百个猫头的牌坊,以“猫”要吃“鱼”来暗示要杀俞,逼俞通海自尽。结果,俞通海被气病在床,没几天就挂了。朱元璋为了隐瞒逼死俞通海的真相,曾亲自到俞府假哭了几声,还追封俞通海为孙国公,洪武三年又改封为虢国公。

  其实,俞通海的死因史书写得很明确:(俞通海)围平江,战灭渡桥,捣桃花坞,中流矢,创甚,归金陵。太祖幸其第,问曰:“平章知予来问疾乎?”通海不能语。太祖挥涕而出。翼日卒,年三十八。

  即俞通海是在战场上中箭,伤情严重,不治身亡的。

  象徐达、俞通海等人的死亡,原本和朱元璋没有半毛钱关系的,都会被文人生牵硬扯说成朱元璋是杀人凶手,其他因为涉及贪污腐败被朱元璋处死的,更是把朱元璋描绘成杀人不眨眼的魔君、暴君了。

  更扯的是,文人们还捏造出一个“朱元璋杀常遇春老婆”的故事。

  说朱元璋赐了两名宫女给常遇春,常遇春的老婆是个悍妇,虐杀了两个宫女。朱元璋一怒之下,派人把常遇春的老婆肢解了,把常遇春吓成了癫痫病人。

  其实,常遇春是北伐途中得病死去,但一生都没患过癫痫。

  文人们还把朱元璋的反贪行动说成是朱元璋自小贫穷,所以仇富恨富,眼中见不得别人有钱。他们还举了个例子,说富可敌国的财神沈万山就是被朱元璋活活逼死的。朱元璋眼热沈万三有钱,胡乱找了个由头,把沈万三发配到云南充军,沈万三就死在了瘴气缭绕的云南。

  实际上呢,明代人莫旦撰写的《吴江志》写得非常清楚:“张士诚据吴时万三已死。”

  大家可不要以为莫旦是信口胡说,因为,莫家和沈家可是儿女亲家!

  张士诚占领吴会的时间是元朝至正十六年(1356年),朱元璋建立明朝的时间是1368年,平定云南、把云南纳入大明版图1381年,说朱元璋逼死沈万三,把沈万三发配到云南充军,根本就是血口喷人。

  为此,明史专家顾诚先生曾专门作有《明朝没有沈万三》一文,即沈万三是元朝人,不是明朝人,属于自然死亡,与朱元璋无关。

  

  文人们还说,朱元璋赤贫出身,除了自卑而仇富之外,也因自己出家当过和尚,当皇帝后就听不得“灯”、“光”一类的字眼,谁说就斩谁头。否则就砍头。

  这个说法真是假得可以。

  朱元璋当和尚的地方是皇觉寺,寺址就位于凤阳南六公里处。朱元璋当皇帝之后,曾风风光光地恢复兴建皇觉寺,并赐名“大龙兴寺”,意思是自己就是从这儿兴起的。他还亲自撰写了《龙兴寺碑》文,设僧录官住持,颁赐龙兴寺印。另外,在御制的凤阳皇陵碑碑文上,朱元璋就写有“空门礼佛,出入僧房”的语句,如实地记录自己当年出家为僧时的情况。

  您说,他干这些事,像是“灯”、“光”字眼的人吗?

  但文人不管,仍是煞有介事地编造了一个“徐一夔被杀事件”。

  说浙江府学徐一夔给朱元璋上贺表,里面有“光天之下,天生圣(僧)人,为世作则(贼)”等语,本来是极力颂扬朱元璋的,却被朱元璋认为是嘲讽他当过和尚,立即被斩首。

  关于徐一夔此人,其字惟精,又字大章,号始丰,为天台县屯桥乡东徐村人,和宋濂、王祎、刘基等人都是好朋友,曾参与撰写《大明集礼》。原本也入续修《元史》名单的,但因病告老还乡,一直活到建文二年,年龄八十多岁,根本就不是朱元璋杀的。

  一心要抹黑朱元璋的文人,够黑、够可以的了。

  这些文人还说,朱元璋除了对贫苦出身自卑,对自身的相貌也很自卑,曾让画师给自己作画,画得真实的,因为太丑,就砍了画师的头;画得一点也不象,但很雍容华贵的,就大加奖赏。

  朱元璋杀没杀过画师,史无记载。

  但说朱元璋长得丑,根本就是无聊文人的恶意中伤,现在世上流传的那些丑陋不堪的朱元璋画像,也都是毫无绘画功底的无聊文人为抹黑朱元璋的无聊之作。

  

  关于朱元璋的相貌,《明史.太祖本纪》的描述是“姿貌雄杰”,即仪表堂堂的。

  就因为仪表堂堂,郭子兴初见朱元璋时,就顿生好感,让他当自己的亲兵,并且许配义女马秀英。

  很难想像,如果朱元璋的长相是无聊文人所作那样奇形怪状还会让郭子兴许配义女马秀英的——谁乐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丑八怪?义女也不行啊。

  最后补一笔,无聊文人们在黑朱元璋时,也不忘黑马秀英一把。说马秀英是天足,没有裹脚。这可是没有教养的表现。南京百姓喜欢埋汰人,有一年元宵节观灯,有个灯上画了一个妇人伸着两只大脚,怀里抱着个西瓜。朱元璋勃然大怒,喝问是谁画的,没人敢承认,结果那一巷子的人都被杀了。这样一个无聊的故事,就根本没有必要去考究了。

  

  中国有成语云: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说的是嘴巴是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

  流言谤语是如此凶猛犀利,则文字更是可以把一个人搞得身败名裂、万劫不复。

  中国古代帝王中,名声最臭的,莫过于商纣王、隋炀帝等人。

  近年来,虽然不断有专家站出来为商纣王他们辩白,说他们其实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坏。但无论如何,他们身为亡国之君,国家亡就在他们的手里,不能说和他们没半点关系。所以,说商纣王、隋炀帝是暴君、昏愦之君,大抵是错不了的。

  和这几个亡国之君相比,明太祖朱元璋就比较冤了。

  朱元璋以赤贫之身,只手取天下,开创了“洪武之治”,奠定了大明王朝三百年基业,可谓壮哉!伟哉!

  可是,为纠元朝之弊,发展生产,朱元璋以铁腕手段反贪反腐,得罪遍了整个文官士人阶层,于是遭到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抹黑。

  朱元璋被黑得最惨的事,就是“火烧庆功楼”。

  

  文人们编造出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朱元璋得了天下,担心那帮跟随自己出生入死的老兄弟会威胁到自己的帝位,就建造了一座庆功楼,在庆功当晚把全部功臣一把火烧尽。

  故事里说,除了军师刘伯温算出朱元璋的毒计,并事先通过了徐达,两人逃过这场灾难外,其余功臣全部葬身火海。

  这个故事说得活灵活现,很多人都当成了史实。

  其实,明朝开国大臣除了刘伯温和徐达没被烧死外,其他如常遇春、李善长、李文忠、邓愈、朱文正、汤和、朱亮祖、胡大海、周德兴、廖永忠、傅有德、冯国用、冯胜、沐英、蓝玉等等,根本就没有一个是被烧死的,而且,他们的辞世过程史书全都交待得清清楚楚。

  但还是难不倒刻意要黑朱元璋的文人。

  徐达没被烧死,就另编造一个朱元璋用清蒸公鹅毒死徐达的故事。

  这故事有一定迷惑性,因为《明史?徐达传》只记载徐达是病死的,那就在徐达病死前加一笔,说是朱元璋逼徐达吃了一只清蒸公鹅,致使徐达毒发身亡。

  只是,自古以来,没听说过清蒸公鹅是能毒死人的。

  比“清蒸公鹅毒死徐达”更搞笑的故事还有“朱元璋建猫逼死豪俞通”。

  说俞通海在秦淮河边盖了一座家宅,朱元璋为了整死俞通海,就指使锦衣卫说俞通海姓俞,音“鱼”,在河边建房,是想入海成龙,从而命人俞通海家门口立一座刻有一百个猫头的牌坊,以“猫”要吃“鱼”来暗示要杀俞,逼俞通海自尽。结果,俞通海被气病在床,没几天就挂了。朱元璋为了隐瞒逼死俞通海的真相,曾亲自到俞府假哭了几声,还追封俞通海为孙国公,洪武三年又改封为虢国公。

  其实,俞通海的死因史书写得很明确:(俞通海)围平江,战灭渡桥,捣桃花坞,中流矢,创甚,归金陵。太祖幸其第,问曰:“平章知予来问疾乎?”通海不能语。太祖挥涕而出。翼日卒,年三十八。

  即俞通海是在战场上中箭,伤情严重,不治身亡的。

  象徐达、俞通海等人的死亡,原本和朱元璋没有半毛钱关系的,都会被文人生牵硬扯说成朱元璋是杀人凶手,其他因为涉及贪污腐败被朱元璋处死的,更是把朱元璋描绘成杀人不眨眼的魔君、暴君了。

  更扯的是,文人们还捏造出一个“朱元璋杀常遇春老婆”的故事。

  说朱元璋赐了两名宫女给常遇春,常遇春的老婆是个悍妇,虐杀了两个宫女。朱元璋一怒之下,派人把常遇春的老婆肢解了,把常遇春吓成了癫痫病人。

  其实,常遇春是北伐途中得病死去,但一生都没患过癫痫。

  文人们还把朱元璋的反贪行动说成是朱元璋自小贫穷,所以仇富恨富,眼中见不得别人有钱。他们还举了个例子,说富可敌国的财神沈万山就是被朱元璋活活逼死的。朱元璋眼热沈万三有钱,胡乱找了个由头,把沈万三发配到云南充军,沈万三就死在了瘴气缭绕的云南。

  实际上呢,明代人莫旦撰写的《吴江志》写得非常清楚:“张士诚据吴时万三已死。”

  大家可不要以为莫旦是信口胡说,因为,莫家和沈家可是儿女亲家!

  张士诚占领吴会的时间是元朝至正十六年(1356年),朱元璋建立明朝的时间是1368年,平定云南、把云南纳入大明版图1381年,说朱元璋逼死沈万三,把沈万三发配到云南充军,根本就是血口喷人。

  为此,明史专家顾诚先生曾专门作有《明朝没有沈万三》一文,即沈万三是元朝人,不是明朝人,属于自然死亡,与朱元璋无关。

  

  文人们还说,朱元璋赤贫出身,除了自卑而仇富之外,也因自己出家当过和尚,当皇帝后就听不得“灯”、“光”一类的字眼,谁说就斩谁头。否则就砍头。

  这个说法真是假得可以。

  朱元璋当和尚的地方是皇觉寺,寺址就位于凤阳南六公里处。朱元璋当皇帝之后,曾风风光光地恢复兴建皇觉寺,并赐名“大龙兴寺”,意思是自己就是从这儿兴起的。他还亲自撰写了《龙兴寺碑》文,设僧录官住持,颁赐龙兴寺印。另外,在御制的凤阳皇陵碑碑文上,朱元璋就写有“空门礼佛,出入僧房”的语句,如实地记录自己当年出家为僧时的情况。

  您说,他干这些事,像是“灯”、“光”字眼的人吗?

  但文人不管,仍是煞有介事地编造了一个“徐一夔被杀事件”。

  说浙江府学徐一夔给朱元璋上贺表,里面有“光天之下,天生圣(僧)人,为世作则(贼)”等语,本来是极力颂扬朱元璋的,却被朱元璋认为是嘲讽他当过和尚,立即被斩首。

  关于徐一夔此人,其字惟精,又字大章,号始丰,为天台县屯桥乡东徐村人,和宋濂、王祎、刘基等人都是好朋友,曾参与撰写《大明集礼》。原本也入续修《元史》名单的,但因病告老还乡,一直活到建文二年,年龄八十多岁,根本就不是朱元璋杀的。

  一心要抹黑朱元璋的文人,够黑、够可以的了。

  这些文人还说,朱元璋除了对贫苦出身自卑,对自身的相貌也很自卑,曾让画师给自己作画,画得真实的,因为太丑,就砍了画师的头;画得一点也不象,但很雍容华贵的,就大加奖赏。

  朱元璋杀没杀过画师,史无记载。

  但说朱元璋长得丑,根本就是无聊文人的恶意中伤,现在世上流传的那些丑陋不堪的朱元璋画像,也都是毫无绘画功底的无聊文人为抹黑朱元璋的无聊之作。

  

  关于朱元璋的相貌,《明史.太祖本纪》的描述是“姿貌雄杰”,即仪表堂堂的。

  就因为仪表堂堂,郭子兴初见朱元璋时,就顿生好感,让他当自己的亲兵,并且许配义女马秀英。

  很难想像,如果朱元璋的长相是无聊文人所作那样奇形怪状还会让郭子兴许配义女马秀英的——谁乐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丑八怪?义女也不行啊。

  最后补一笔,无聊文人们在黑朱元璋时,也不忘黑马秀英一把。说马秀英是天足,没有裹脚。这可是没有教养的表现。南京百姓喜欢埋汰人,有一年元宵节观灯,有个灯上画了一个妇人伸着两只大脚,怀里抱着个西瓜。朱元璋勃然大怒,喝问是谁画的,没人敢承认,结果那一巷子的人都被杀了。这样一个无聊的故事,就根本没有必要去考究了。

  • 友情链接:
  • bogou博狗 版权所有© www.shangmao5.com 技术支持:bogou博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