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活动

长篇小说丨一步走错96

时间:2019-08-31

  “爸爸,这是我住的房子?”

  “你一个人住吗,这房子好大啊!”

  “就我一个人住。”

  “一个月房租多少?”

  柳一花被父亲问住了,因为她不清楚像这么大的房子一个月房租是多少?如果瞎说一个数目,不能自圆其说,那还不是弄巧成拙,还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迟疑了一下回答道:“呵,这房子是公司租的,我也不知道月租是多少。”

  说完,她朝父亲笑了一下。

  “你们老总生意做得挺大的吧,给员工租的宿舍都那么好!”柳母说。

  柳一花想,父母亲应该相信这房子是公司租给她的了,现在她听到母亲这么夸奖李总,她也较为得意地说:“我们李总为人慷慨大方,公司中层领导基本上都是公司解决住房的。”

  “那你也是公司中层领导了吧。”老柳这样问女儿。

  “哪有啊?女儿只上班没多久,只是李总比较关心我吧,因为我是他的秘书,是属于心腹干将吧。”

  “女儿,你好好干,一定能进入中层领导的。”柳母说。

  “我看应该是的。”老柳附和道。

  柳一花对他们说:“我要从小做起,多掌握一点本领才是真的。我们李总业务是强项,而且为人处世也是很有一套套的,他值得我学习的地方太多太多。”

  “对啊,近黑者黑,近红者红么。”老柳说。

  柳一花说:“爸爸,你还知道这一句古语啊,原话应该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老柳笑一笑说:“我是老大粗,哪记得原话原味啊?”

  不过,柳一花要将父母亲安顿到宾馆,老俩口却不答应。

  柳母说:“难得与女儿相聚,我与女儿睡一张床。”

  老柳说:“你们母女睡在床上,我睡在地板上。”

  柳一花也不便反对了,她说:“这里还有一间房,有一张床,要么爸爸妈妈你们睡在这一张床上吧。”说着,她推开了那一间房间的门。

  柳母说:“我不与他睡,他打呼噜像雷打一样。”

  老柳双手一摊说:“我没叫你与我睡在一块,你们母女一起睡吧,我也不干涉你们。”

  柳一花说:“爸爸,你好好睡觉,明天我带你与妈妈一块去苏城转一转。”

  老柳说:“你又没有车子,转来转去不方便的。”

  柳一花说:“明天我叫那个‘黑车司机’过来,让他带我们在苏城玩一圈。”

  老柳说:“那要花很多钱吧。”

  柳一花说:“那司机还可以,不会多问我要钱的。”

  老柳“呵”了一声,他忽然想到女儿明天应该上班的,于是就问:“明天你上班怎么陪我们呢?”

  “这个没关系,我打电话给李总,请几天假是小事一桩。”柳一花说:“那司机还可以,不会多问我要钱的。”柳一花一本正经地说,见此,柳母对老柳说:“老柳,你女儿做事情比你泼辣多了,你做什么事像一把钝刀割皮不出血。”

  “你说什么?”老柳不悦道。

  “爸爸,妈妈没说你什么,说我继承了你的遗传因子,做事干净利落。”柳一花挡在母亲面前说。

  “这还差不多。”老柳的脸又有了笑意。

  现在,老夫妻俩觉得女儿选择留在苏城是非常正确的,应该说比回到老家的工作上一个台阶的,虽说她可以进入派出所工作,但也是临时工,报酬是很低的。

  

  蒋坤元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31.9

  字数 1136

  “爸爸,这是我住的房子?”

  “你一个人住吗,这房子好大啊!”

  “就我一个人住。”

  “一个月房租多少?”

  柳一花被父亲问住了,因为她不清楚像这么大的房子一个月房租是多少?如果瞎说一个数目,不能自圆其说,那还不是弄巧成拙,还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迟疑了一下回答道:“呵,这房子是公司租的,我也不知道月租是多少。”

  说完,她朝父亲笑了一下。

  “你们老总生意做得挺大的吧,给员工租的宿舍都那么好!”柳母说。

  柳一花想,父母亲应该相信这房子是公司租给她的了,现在她听到母亲这么夸奖李总,她也较为得意地说:“我们李总为人慷慨大方,公司中层领导基本上都是公司解决住房的。”

  “那你也是公司中层领导了吧。”老柳这样问女儿。

  “哪有啊?女儿只上班没多久,只是李总比较关心我吧,因为我是他的秘书,是属于心腹干将吧。”

  “女儿,你好好干,一定能进入中层领导的。”柳母说。

  “我看应该是的。”老柳附和道。

  柳一花对他们说:“我要从小做起,多掌握一点本领才是真的。我们李总业务是强项,而且为人处世也是很有一套套的,他值得我学习的地方太多太多。”

  “对啊,近黑者黑,近红者红么。”老柳说。

  柳一花说:“爸爸,你还知道这一句古语啊,原话应该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老柳笑一笑说:“我是老大粗,哪记得原话原味啊?”

  不过,柳一花要将父母亲安顿到宾馆,老俩口却不答应。

  柳母说:“难得与女儿相聚,我与女儿睡一张床。”

  老柳说:“你们母女睡在床上,我睡在地板上。”

  柳一花也不便反对了,她说:“这里还有一间房,有一张床,要么爸爸妈妈你们睡在这一张床上吧。”说着,她推开了那一间房间的门。

  柳母说:“我不与他睡,他打呼噜像雷打一样。”

  老柳双手一摊说:“我没叫你与我睡在一块,你们母女一起睡吧,我也不干涉你们。”

  柳一花说:“爸爸,你好好睡觉,明天我带你与妈妈一块去苏城转一转。”

  老柳说:“你又没有车子,转来转去不方便的。”

  柳一花说:“明天我叫那个‘黑车司机’过来,让他带我们在苏城玩一圈。”

  老柳说:“那要花很多钱吧。”

  柳一花说:“那司机还可以,不会多问我要钱的。”

  老柳“呵”了一声,他忽然想到女儿明天应该上班的,于是就问:“明天你上班怎么陪我们呢?”

  “这个没关系,我打电话给李总,请几天假是小事一桩。”柳一花说:“那司机还可以,不会多问我要钱的。”柳一花一本正经地说,见此,柳母对老柳说:“老柳,你女儿做事情比你泼辣多了,你做什么事像一把钝刀割皮不出血。”

  “你说什么?”老柳不悦道。

  “爸爸,妈妈没说你什么,说我继承了你的遗传因子,做事干净利落。”柳一花挡在母亲面前说。

  “这还差不多。”老柳的脸又有了笑意。

  现在,老夫妻俩觉得女儿选择留在苏城是非常正确的,应该说比回到老家的工作上一个台阶的,虽说她可以进入派出所工作,但也是临时工,报酬是很低的。

  “爸爸,这是我住的房子?”

  “你一个人住吗,这房子好大啊!”

  “就我一个人住。”

  “一个月房租多少?”

  柳一花被父亲问住了,因为她不清楚像这么大的房子一个月房租是多少?如果瞎说一个数目,不能自圆其说,那还不是弄巧成拙,还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迟疑了一下回答道:“呵,这房子是公司租的,我也不知道月租是多少。”

  说完,她朝父亲笑了一下。

  “你们老总生意做得挺大的吧,给员工租的宿舍都那么好!”柳母说。

  柳一花想,父母亲应该相信这房子是公司租给她的了,现在她听到母亲这么夸奖李总,她也较为得意地说:“我们李总为人慷慨大方,公司中层领导基本上都是公司解决住房的。”

  “那你也是公司中层领导了吧。”老柳这样问女儿。

  “哪有啊?女儿只上班没多久,只是李总比较关心我吧,因为我是他的秘书,是属于心腹干将吧。”

  “女儿,你好好干,一定能进入中层领导的。”柳母说。

  “我看应该是的。”老柳附和道。

  柳一花对他们说:“我要从小做起,多掌握一点本领才是真的。我们李总业务是强项,而且为人处世也是很有一套套的,他值得我学习的地方太多太多。”

  “对啊,近黑者黑,近红者红么。”老柳说。

  柳一花说:“爸爸,你还知道这一句古语啊,原话应该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老柳笑一笑说:“我是老大粗,哪记得原话原味啊?”

  不过,柳一花要将父母亲安顿到宾馆,老俩口却不答应。

  柳母说:“难得与女儿相聚,我与女儿睡一张床。”

  老柳说:“你们母女睡在床上,我睡在地板上。”

  柳一花也不便反对了,她说:“这里还有一间房,有一张床,要么爸爸妈妈你们睡在这一张床上吧。”说着,她推开了那一间房间的门。

  柳母说:“我不与他睡,他打呼噜像雷打一样。”

  老柳双手一摊说:“我没叫你与我睡在一块,你们母女一起睡吧,我也不干涉你们。”

  柳一花说:“爸爸,你好好睡觉,明天我带你与妈妈一块去苏城转一转。”

  老柳说:“你又没有车子,转来转去不方便的。”

  柳一花说:“明天我叫那个‘黑车司机’过来,让他带我们在苏城玩一圈。”

  老柳说:“那要花很多钱吧。”

  柳一花说:“那司机还可以,不会多问我要钱的。”

  老柳“呵”了一声,他忽然想到女儿明天应该上班的,于是就问:“明天你上班怎么陪我们呢?”

  “这个没关系,我打电话给李总,请几天假是小事一桩。”柳一花说:“那司机还可以,不会多问我要钱的。”柳一花一本正经地说,见此,柳母对老柳说:“老柳,你女儿做事情比你泼辣多了,你做什么事像一把钝刀割皮不出血。”

  “你说什么?”老柳不悦道。

  “爸爸,妈妈没说你什么,说我继承了你的遗传因子,做事干净利落。”柳一花挡在母亲面前说。

  “这还差不多。”老柳的脸又有了笑意。

  现在,老夫妻俩觉得女儿选择留在苏城是非常正确的,应该说比回到老家的工作上一个台阶的,虽说她可以进入派出所工作,但也是临时工,报酬是很低的。

  • 友情链接:
  • bogou博狗 版权所有© www.shangmao5.com 技术支持:bogou博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