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活动

伤病需要平常心

时间:2019-08-09


  身残志坚,没有伤病的时候,安全体会不到这个志坚持的意义和困难。

  有不止一人说过,大病的经历很可能会改变人的一生。论起来我虽然经历过不少手术,但还好到目前为止也算是小病不少,大病未得。

  三次手术时间点算起来还很均衡,十岁一个,十九岁一个,三十岁一个。十岁那年,应该是我读三年级放暑假的时候,急性阑尾炎,坐着爸爸的二八大杠颠了一路,送到镇卫生院的时候,医生检查的结果就是必须要尽快做手术,不能再拖了。但那个时候,傍晚有个场景我一辈子也忘不掉。爸爸妈妈半蹲在卫生院的后院台阶上,我走下坡,然后忍着疼痛,想跳几步告诉爸妈自己没多大问题,可以回家吃点药输点液应该就可以扛过去了。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自己真是懂事,有些让人心疼。我知道做手术那一千块钱是家里最后的救急钱了,如果花光,父母又得舔着脸去找亲戚借钱。没有一个孩子在这样的家庭长大会喜欢看人脸色,哪怕是自己的亲人也不行。没人知道那个时候自己的倔强和哭泣就是为了维护父母的脸面,父亲抬不起头,自己的孩子如何在同伴和学校抬起头做人呢?

  贫穷的生活没有教会我做出多少励志的事情,反而让我变得软弱可欺,这么多年没有那么强烈的自尊心,也没有好胜心。思前想后,我骨子里还是有父母的影子,不是一个特别的孩子,而是会在逆境中放任自己,随波逐流,做不出什么事业来的普普通通的农村孩子。

  人生不短也不长,但在这不长的人生当中,我却也曾经暗暗发誓要做出一点什么事情来。以前是为了别人,为了家庭,现在却是为了自己,为了模模糊糊的一个信念。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受伤之后常常会瞎想。突然想着要是自己突然没了,这三十年活的到底有个什么收获,又或者有没有人记得呢?还有没有可能有什么是值得做而没有认真花时间去做好的呢?躺在床上想了好久,理想和抱负,欲望和消遣,凡此种种都衍生出很多的困惑和疑问出来。

  痛苦的时候总是期待恢复后自己能做出点什么事情,但真正好了之后,所有的野心又都抛到了九霄云外,苦的时候觉得自己需要的真的很少,不苦的时候又因为自己想要的太多得不到而苦恼。人是很难琢磨的,很难把握住真正的自己。

  人总是容易被时间带走,在自己浮躁的时候,被最容易消磨时间的工具或是消遣给带走了。以前总觉得最消磨人生的大概就是睡觉了,一辈子至少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闭着眼不知道的情况下溜走的。

  但是如今看来,那剩下的三分之二也实在是太多了,实在太难舒服的打发他们了。我们需要发明工作或是各种概念和事物来冠冕堂皇让他们占领我们的时间,凡此种种无非就是让我们求得一份心安。可惜我们总是想要的太多,心安不下来,为了平衡这一切,慢慢开始有了熬夜、加班、旅行、抑郁、喝酒、抽烟、癌症、、、、、、

  说来说去,我们最终还是被时间带走了。有时候想想,时间其实大可不必那么久,娶妻生子太繁琐,倒不如夏虫般,何须体会寒冬呢?放眼一望,物种不同而已,什么科什么纲什么属不都分清楚了吗?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挺普通!

  96

  拐了拐了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2019.08.03 23:19*

  字数 1186

  身残志坚,没有伤病的时候,安全体会不到这个志坚持的意义和困难。

  有不止一人说过,大病的经历很可能会改变人的一生。论起来我虽然经历过不少手术,但还好到目前为止也算是小病不少,大病未得。

  三次手术时间点算起来还很均衡,十岁一个,十九岁一个,三十岁一个。十岁那年,应该是我读三年级放暑假的时候,急性阑尾炎,坐着爸爸的二八大杠颠了一路,送到镇卫生院的时候,医生检查的结果就是必须要尽快做手术,不能再拖了。但那个时候,傍晚有个场景我一辈子也忘不掉。爸爸妈妈半蹲在卫生院的后院台阶上,我走下坡,然后忍着疼痛,想跳几步告诉爸妈自己没多大问题,可以回家吃点药输点液应该就可以扛过去了。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自己真是懂事,有些让人心疼。我知道做手术那一千块钱是家里最后的救急钱了,如果花光,父母又得舔着脸去找亲戚借钱。没有一个孩子在这样的家庭长大会喜欢看人脸色,哪怕是自己的亲人也不行。没人知道那个时候自己的倔强和哭泣就是为了维护父母的脸面,父亲抬不起头,自己的孩子如何在同伴和学校抬起头做人呢?

  贫穷的生活没有教会我做出多少励志的事情,反而让我变得软弱可欺,这么多年没有那么强烈的自尊心,也没有好胜心。思前想后,我骨子里还是有父母的影子,不是一个特别的孩子,而是会在逆境中放任自己,随波逐流,做不出什么事业来的普普通通的农村孩子。

  人生不短也不长,但在这不长的人生当中,我却也曾经暗暗发誓要做出一点什么事情来。以前是为了别人,为了家庭,现在却是为了自己,为了模模糊糊的一个信念。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受伤之后常常会瞎想。突然想着要是自己突然没了,这三十年活的到底有个什么收获,又或者有没有人记得呢?还有没有可能有什么是值得做而没有认真花时间去做好的呢?躺在床上想了好久,理想和抱负,欲望和消遣,凡此种种都衍生出很多的困惑和疑问出来。

  痛苦的时候总是期待恢复后自己能做出点什么事情,但真正好了之后,所有的野心又都抛到了九霄云外,苦的时候觉得自己需要的真的很少,不苦的时候又因为自己想要的太多得不到而苦恼。人是很难琢磨的,很难把握住真正的自己。

  人总是容易被时间带走,在自己浮躁的时候,被最容易消磨时间的工具或是消遣给带走了。以前总觉得最消磨人生的大概就是睡觉了,一辈子至少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闭着眼不知道的情况下溜走的。

  但是如今看来,那剩下的三分之二也实在是太多了,实在太难舒服的打发他们了。我们需要发明工作或是各种概念和事物来冠冕堂皇让他们占领我们的时间,凡此种种无非就是让我们求得一份心安。可惜我们总是想要的太多,心安不下来,为了平衡这一切,慢慢开始有了熬夜、加班、旅行、抑郁、喝酒、抽烟、癌症、、、、、、

  说来说去,我们最终还是被时间带走了。有时候想想,时间其实大可不必那么久,娶妻生子太繁琐,倒不如夏虫般,何须体会寒冬呢?放眼一望,物种不同而已,什么科什么纲什么属不都分清楚了吗?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挺普通!

  身残志坚,没有伤病的时候,安全体会不到这个志坚持的意义和困难。

  有不止一人说过,大病的经历很可能会改变人的一生。论起来我虽然经历过不少手术,但还好到目前为止也算是小病不少,大病未得。

  三次手术时间点算起来还很均衡,十岁一个,十九岁一个,三十岁一个。十岁那年,应该是我读三年级放暑假的时候,急性阑尾炎,坐着爸爸的二八大杠颠了一路,送到镇卫生院的时候,医生检查的结果就是必须要尽快做手术,不能再拖了。但那个时候,傍晚有个场景我一辈子也忘不掉。爸爸妈妈半蹲在卫生院的后院台阶上,我走下坡,然后忍着疼痛,想跳几步告诉爸妈自己没多大问题,可以回家吃点药输点液应该就可以扛过去了。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自己真是懂事,有些让人心疼。我知道做手术那一千块钱是家里最后的救急钱了,如果花光,父母又得舔着脸去找亲戚借钱。没有一个孩子在这样的家庭长大会喜欢看人脸色,哪怕是自己的亲人也不行。没人知道那个时候自己的倔强和哭泣就是为了维护父母的脸面,父亲抬不起头,自己的孩子如何在同伴和学校抬起头做人呢?

  贫穷的生活没有教会我做出多少励志的事情,反而让我变得软弱可欺,这么多年没有那么强烈的自尊心,也没有好胜心。思前想后,我骨子里还是有父母的影子,不是一个特别的孩子,而是会在逆境中放任自己,随波逐流,做不出什么事业来的普普通通的农村孩子。

  人生不短也不长,但在这不长的人生当中,我却也曾经暗暗发誓要做出一点什么事情来。以前是为了别人,为了家庭,现在却是为了自己,为了模模糊糊的一个信念。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受伤之后常常会瞎想。突然想着要是自己突然没了,这三十年活的到底有个什么收获,又或者有没有人记得呢?还有没有可能有什么是值得做而没有认真花时间去做好的呢?躺在床上想了好久,理想和抱负,欲望和消遣,凡此种种都衍生出很多的困惑和疑问出来。

  痛苦的时候总是期待恢复后自己能做出点什么事情,但真正好了之后,所有的野心又都抛到了九霄云外,苦的时候觉得自己需要的真的很少,不苦的时候又因为自己想要的太多得不到而苦恼。人是很难琢磨的,很难把握住真正的自己。

  人总是容易被时间带走,在自己浮躁的时候,被最容易消磨时间的工具或是消遣给带走了。以前总觉得最消磨人生的大概就是睡觉了,一辈子至少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闭着眼不知道的情况下溜走的。

  但是如今看来,那剩下的三分之二也实在是太多了,实在太难舒服的打发他们了。我们需要发明工作或是各种概念和事物来冠冕堂皇让他们占领我们的时间,凡此种种无非就是让我们求得一份心安。可惜我们总是想要的太多,心安不下来,为了平衡这一切,慢慢开始有了熬夜、加班、旅行、抑郁、喝酒、抽烟、癌症、、、、、、

  说来说去,我们最终还是被时间带走了。有时候想想,时间其实大可不必那么久,娶妻生子太繁琐,倒不如夏虫般,何须体会寒冬呢?放眼一望,物种不同而已,什么科什么纲什么属不都分清楚了吗?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挺普通!

  • 友情链接:
  • bogou博狗 版权所有© www.shangmao5.com 技术支持:bogou博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