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活动

楼枢为婚姻筑墓的是房子

时间:2019-07-20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三十五】章? ? 为婚姻筑墓的是房子

  看见一群没娘的孩子,眼睛又几乎处于失明状态,杨佳佳突然就很想自己的孔孔了。

  自从孔子明那晚回来,和自己几乎是隔靴搔痒,甚至连搔痒也不算,杨佳佳就更对孔子明更加失望。这种失望不仅仅是身体得不到满足的那种失望,还有了不再想依附男人,甚至要想摆脱男人的欲望。

  都说家是男人和女人为了有更和谐的xing生活而筑的窝,但自己这个“窝”越来越缺少这种支撑,连最起码的温馨都慢慢没有。自己像一个女和尚一样,上班下班开门回家洗澡睡觉,偌大的屋子还不如一座庙,庙里最起码还有偶尔来烧香的人,这个家却只有自己孤身只影。

  打电话给孔孔,孔孔居然不认识自己一样,问孔孔什么时候回来,孔孔说:“回哪里来?我在这里有爷爷奶奶和爸爸,多好!”

  “你不想妈妈了?”杨佳佳有些无力地问。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孔孔才说:“不想,你只知道和爸爸吵架,还不和我们一起照相。”

  杨佳佳突然就想起那天去兴隆湖耍,因为王红照片的事,自己一直黑着脸,孔子明让孔孔来拉自己的手,自己一把甩开,孔孔顿时“哇哇”大哭。孔子明倒好,抱起孔孔,边亲边说:“乖乖,妈妈不要,爸爸要,爸爸爱你。”这么小的孩子,真的和自己记仇?

  每对夫妻都有七年之痒,虽然时间不一定是七年。

  自己和孔子明婚前没有什么爱得热火朝天,婚后也不曾冷若冰霜。结婚以来,都是保持着不冷不热的态度。结婚前双方家庭一起凑钱买了城北阳光的房子,都希望他们和下一代能在一个比较好一点的环境生活。杨佳佳的老家在农村,但一直随做生意的父母在这座城市长大,深刻理解一个人成长环境的重要。孔子明的父母虽然都是工人,可是除了城市户口,积蓄也不多,能和亲家分担购房款,还是心存感激??

  孔子明为人也还实诚,凭着这股子憨劲,非常想通过承包工程改变自己的命运,对杨佳佳在融资公司上班挣的几千块钱,似乎有些看不上眼。也不知是孔子明慢慢感觉到压力大,还是对杨佳佳有了“一年新鲜、二年熟悉、三年乏味、四年思考、五年计划、六年蠢动、七年行动”的变化,手机里存王红的照片不说,还心甘情愿地和自己长期分居。

  杨佳佳对王红曾经充满了恨意,一个敢脱了衣服照了相片给别人看的女人,不是风骚,就是疯狂。

  和王红见面之后,对王红的一举一动观察细致入微,从王红的每一个细小动作中看得出是个有教养的女子,杨佳佳甚至有点喜欢上这个表面上看风风火火,其实内心深处精巧细腻的外地姑娘。

  那天在自己家里,任性心起的杨佳佳本来想逼迫王红带自己去“鬼屋”看看,除了想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还有一种强烈的想窥探别人的欲望,特别是想再更进一步验证那神奇的“特异功能”。和王红发生肢体冲突之后,杨佳佳忽然明显地感受到王红除了开始用喝水的杯子砸了自己的头是用了一些劲的之外,后来抓扯自己的头发都是像走过场,自己也就跟着演戏一样和她“扭打”起来。

  在看到孔子明推门而入之后,自己马上像保护亲姐妹一样为王红拉好连衣裙的拉链,而王红也心领神会,配合自己站起来,还主动为自己理了理头发。不用问,像王红这种聪明的女子,随机应变的本领不在自己之下。

  终于在鬼屋,哦,不,不是鬼屋,是14栋顶楼那套房子里,见到那一群有眼疾的孩子,还有王红和他们那种亲切,杨佳佳对王红不由得有些敬重。这女子,一个人在这座城市打拼,可能也有说不出口的苦衷?

  后来,孔子明在半夜三更忽然抱怨:“你把王红找到屋头来干啥子,大天白亮两个婆娘在屋头打架,惹得隔壁邻居都把物管喊来了。”杨佳佳一下子才记起下午跟在孔子明身后的张丹丹,还有拥挤在门口看热闹的人,这肯定是张丹丹和那个叶教授通过某种特殊手段,监视到了自己家里的情况。

  杨佳佳仿佛看见黑暗处一双眼睛,正在紧紧地盯着自己,不由自主地裹紧了被子,任由晨勃的孔子明用力撕扯,再也不敢轻易放开。

  自己在为保证婚姻的幸福购买的房子里,却有可能随时接受别人的监视,倒不如像单人独马的王红一样,随心所欲地把自己剥个精光,想让谁看就让谁看。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bogou博狗 版权所有© www.shangmao5.com 技术支持:bogou博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