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博客

《百名院士谈建设科技强国》:科技创新是实施健康中国战略的引擎

时间:2019-08-25

  经济学书吧2019.7.22我要分享

  科技创新是实施健康中国战略的引擎

  ▲▲▲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军医大学东方肝胆外科医院

  国家肝癌科学中心

  王红阳

  近年来,现代医学快速发展,已成为既高度分化又高度综合的特别的学科体系。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蓬勃兴起之时,这一领域竞争异常激烈,挑战与机遇并存。“实施健康中国战略”对我国医学发展提出了追赶、跨越和弯道超车的要求。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基础研究是整个科学体系的源头,是所有技术问题的总机关”,基础研究和科技创新也必然是医学发展的源动力。实现跨越发展、建设健康中国要求我们更加聚力前瞻部署,重视原创性科学研究,助推科学突破,让科技创新开启改变格局的革命,提高在全球健康领域的核心竞争力。

  认真思考我们距离“健康中国”有多远,在医学领域有多少“卡脖子”的问题?回答无疑是:很远、很多。走进三甲医院,高端诊疗设备(超声、心电、磁共振、手术机器人等)垄断式地被罗氏、雅培、西门子、飞利浦等国外品牌占据;抗肿瘤新药鲜见国产品牌;检测试剂大多依赖进口。如果垄断企业卡我们“脖子”,这些大医院就难以运行。因此, 如何紧密围绕医学发展需求,加强基础研究重点领域的理论突破,加快医学资源的共享集成,推动不同学科和技术领域间的交叉融合,促进前沿技术、基础研究和临床医学的紧密衔接,解决重大需求问题,是我国医药卫生领域面临的新挑战。那么,该如何应对?

  01

  第一,要更加重视源头创新和基础研究,加大经费投入。万丈高楼平地起,不抓基础谈不上跨越。

  众所周知,2003年度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了美国的保罗·劳特布尔和英国的彼得·曼斯菲尔德, 表彰其对磁共振成像技术的杰出贡献。追溯这个重大成果的发现与研发历程,却是源于1946年美国科学家布洛赫和珀塞尔首次发现核磁共振这一物理现象。1969年美国医生达马·迪安提出了将核磁共振用于医学诊断的设想,由于技术条件限制,直至1974 年保罗·劳特布尔才利用磁场叠加的方式首次实现了对人体组织的精确定位。两年后诺丁汉大学的彼得·曼斯菲尔德首次成功完成手指的核磁共振成像。1983 年飞利浦生产出第一台超导磁共振,1984年第一台医用磁共振获得美国FDA认证用于临床。很显然,高技术源于基础研究的创新发现。不支持源头创新,我们投入再多也只能“跟跑”或是“被动创新”, 在别人的源头发现、已制定的规则里谈跨越,恰如同在别人的网里冲浪,很难腾飞或有大的突破;没有原创性的核心技术,时刻面临“卡脖子”风险。

  02

  第二,科研投入助推原创性成果产出必须要提高资助效能,支持多学科交叉,使有限的资金用在刀刃上。

  1901-20017年间的91 次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中有48 项成果涉及多学科交叉,占总颁奖次数的53%。美国《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公布的2017年十大突破性技术中有3项与医学相关,即基因疗法、细胞图谱和瘫痪治疗,这3项均涉及多院所的多学科交叉研究(无中国研究机构和研究者作为主要参与者)。

  再看磁共振的研发,其成功也是基于物理学、光学、医学和精密机械等多学科的原创性理论与技术的重大突破、交叉融合和创新集成。这些交叉融合的研究成果促进了医学诊断和治疗的巨大进步,推动了医学发展进程。由此可见,医学与现代前沿学科和技术的交叉融合是大健康时代医学创新、跨越式发展的必由之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医学科学部做过深入调研并提交了调研报告,建议大力支持医、工结合的多学科交叉、集成创新项目。医学科学部2018 年正在论证设立“肿瘤演进与诊疗的分子信息功能可视化研究”重大研究计划,目标就是利用分子生物学、分子影像学、肿瘤学、信息技术等多学科的集成创新, 为肿瘤研究提供更灵敏、更精准的活体影像学方法和影像大数据分析技术,从而高效加速肿瘤基础研究成果向临床诊疗应用技术的转化,为提高我国肿瘤病人的远期生存率、降低死亡率提供科学依据和关键技术支撑。近年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已经支持医学科学部、化学科学部、生命科学部和信息科学部等多个学科共同组织了一批重大研究计划,选准可能突破的重点方向,汇聚跨学科的专家稳定合作,解决局部的理论突破和技术创新的瓶颈科学问题。这一成功的经验应该继续推广,增加投入,更多地组织联合攻关,进一步提高科学基金的资助效能。

  03

  第三,科学基金要与时俱进,探索多学科交叉等新模式的项目评审和管理机制。

  “健康中国”战略的实施必将带来医学模式的变革,以疾病为中心转向以健康为中心。现代医学加快了向早期发现、精确定量诊断、个体化诊疗、微创无创治疗、智能化服务等方向发展,对医学发展提出新的需求。科学基金资助体系应围绕这些新的重大需求,选准可能的局部突破点,布局项目设置,尤其是在已具备冲击“领跑”地位的领域,引导科学家针对瓶颈性科学问题合作协同研究,力争获得前瞻性、引领性原创成果。在对跨学科领域研究加大资助的同时,应积极探索跨学科项目新的评审标准,改变以论文定胜负的同一性考核方法,科学评估和管理。可尝试设置针对跨学科研究的职能部门,负责协调、组织学科内外以及学科之间的跨学科研究项目设置,研究制定发展规划, 评估进展。

  创新发展离不开人才。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对于我国科技创新人才队伍的培育和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得到国内外广泛认可。新形势下,科学基金如何既平衡、稳定支持各学科的可持续发展,又加速为国家重大科技需求培养急需拔尖人才,需要探索新的分类评价、评审机制, 避免一把尺量所有人。应该看到,跨学科协同创新,就会有主有次,就有排名先后。

  虽然科学发现只承认第一,但科学贡献不能只认第一。跨学科合作既然是科技创新、攻坚克难的有效途径,就应该探讨新的游戏规则和评价标准。现在高校、医院的各种排名大战也反映在科学基金上, 应该引起重视。成果评价、人才评价指标只能为促进发展所用而不能阻遏发展。有的人、有的单位为了争第一作者发表论文,宁可舍近求远找国外合作,因为国外更看重第一作者(Last Author)。也有人为了追求论文发表不惜选择拉关系、拼数据,甚至学术造假……针对这种乱象应研究对策,加强教育和惩治。在大科学时代的多学科协同创新项目中,如何评价并列作者和并列作者单位的学术贡献值得特别关注和讨论。

  科技创新是实施健康中国战略的引擎,在这一国家重大战略需求面前,科学基金发展要遵循“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面向世界科技前沿培育创新型人才,引领新时代的学科发展。尊重科学发展规律,促进多学科交叉融合,创新管理机制,为我国在全球科技竞争中实现跨越发展作出新的贡献。

  《百名院士谈建设科技强国》

  

  图书基本信息

  书名:百名院士谈建设科技强国

  作者:中国科学院 中国工程院 编

  书号:978-7-01-020325-6

  定价: ¥186.00

  出版社:人民出版社2019年3月

  微店购买

  当当网购

  京东网购

  收藏举报投诉

  科技创新是实施健康中国战略的引擎

  ▲▲▲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军医大学东方肝胆外科医院

  国家肝癌科学中心

  王红阳

  近年来,现代医学快速发展,已成为既高度分化又高度综合的特别的学科体系。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蓬勃兴起之时,这一领域竞争异常激烈,挑战与机遇并存。“实施健康中国战略”对我国医学发展提出了追赶、跨越和弯道超车的要求。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基础研究是整个科学体系的源头,是所有技术问题的总机关”,基础研究和科技创新也必然是医学发展的源动力。实现跨越发展、建设健康中国要求我们更加聚力前瞻部署,重视原创性科学研究,助推科学突破,让科技创新开启改变格局的革命,提高在全球健康领域的核心竞争力。

  认真思考我们距离“健康中国”有多远,在医学领域有多少“卡脖子”的问题?回答无疑是:很远、很多。走进三甲医院,高端诊疗设备(超声、心电、磁共振、手术机器人等)垄断式地被罗氏、雅培、西门子、飞利浦等国外品牌占据;抗肿瘤新药鲜见国产品牌;检测试剂大多依赖进口。如果垄断企业卡我们“脖子”,这些大医院就难以运行。因此, 如何紧密围绕医学发展需求,加强基础研究重点领域的理论突破,加快医学资源的共享集成,推动不同学科和技术领域间的交叉融合,促进前沿技术、基础研究和临床医学的紧密衔接,解决重大需求问题,是我国医药卫生领域面临的新挑战。那么,该如何应对?

  01

  第一,要更加重视源头创新和基础研究,加大经费投入。万丈高楼平地起,不抓基础谈不上跨越。

  众所周知,2003年度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授予了美国的保罗·劳特布尔和英国的彼得·曼斯菲尔德, 表彰其对磁共振成像技术的杰出贡献。追溯这个重大成果的发现与研发历程,却是源于1946年美国科学家布洛赫和珀塞尔首次发现核磁共振这一物理现象。1969年美国医生达马·迪安提出了将核磁共振用于医学诊断的设想,由于技术条件限制,直至1974 年保罗·劳特布尔才利用磁场叠加的方式首次实现了对人体组织的精确定位。两年后诺丁汉大学的彼得·曼斯菲尔德首次成功完成手指的核磁共振成像。1983 年飞利浦生产出第一台超导磁共振,1984年第一台医用磁共振获得美国FDA认证用于临床。很显然,高技术源于基础研究的创新发现。不支持源头创新,我们投入再多也只能“跟跑”或是“被动创新”, 在别人的源头发现、已制定的规则里谈跨越,恰如同在别人的网里冲浪,很难腾飞或有大的突破;没有原创性的核心技术,时刻面临“卡脖子”风险。

  02

  第二,科研投入助推原创性成果产出必须要提高资助效能,支持多学科交叉,使有限的资金用在刀刃上。

  1901-20017年间的91 次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中有48 项成果涉及多学科交叉,占总颁奖次数的53%。美国《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公布的2017年十大突破性技术中有3项与医学相关,即基因疗法、细胞图谱和瘫痪治疗,这3项均涉及多院所的多学科交叉研究(无中国研究机构和研究者作为主要参与者)。

  再看磁共振的研发,其成功也是基于物理学、光学、医学和精密机械等多学科的原创性理论与技术的重大突破、交叉融合和创新集成。这些交叉融合的研究成果促进了医学诊断和治疗的巨大进步,推动了医学发展进程。由此可见,医学与现代前沿学科和技术的交叉融合是大健康时代医学创新、跨越式发展的必由之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医学科学部做过深入调研并提交了调研报告,建议大力支持医、工结合的多学科交叉、集成创新项目。医学科学部2018 年正在论证设立“肿瘤演进与诊疗的分子信息功能可视化研究”重大研究计划,目标就是利用分子生物学、分子影像学、肿瘤学、信息技术等多学科的集成创新, 为肿瘤研究提供更灵敏、更精准的活体影像学方法和影像大数据分析技术,从而高效加速肿瘤基础研究成果向临床诊疗应用技术的转化,为提高我国肿瘤病人的远期生存率、降低死亡率提供科学依据和关键技术支撑。近年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已经支持医学科学部、化学科学部、生命科学部和信息科学部等多个学科共同组织了一批重大研究计划,选准可能突破的重点方向,汇聚跨学科的专家稳定合作,解决局部的理论突破和技术创新的瓶颈科学问题。这一成功的经验应该继续推广,增加投入,更多地组织联合攻关,进一步提高科学基金的资助效能。

  03

  第三,科学基金要与时俱进,探索多学科交叉等新模式的项目评审和管理机制。

  “健康中国”战略的实施必将带来医学模式的变革,以疾病为中心转向以健康为中心。现代医学加快了向早期发现、精确定量诊断、个体化诊疗、微创无创治疗、智能化服务等方向发展,对医学发展提出新的需求。科学基金资助体系应围绕这些新的重大需求,选准可能的局部突破点,布局项目设置,尤其是在已具备冲击“领跑”地位的领域,引导科学家针对瓶颈性科学问题合作协同研究,力争获得前瞻性、引领性原创成果。在对跨学科领域研究加大资助的同时,应积极探索跨学科项目新的评审标准,改变以论文定胜负的同一性考核方法,科学评估和管理。可尝试设置针对跨学科研究的职能部门,负责协调、组织学科内外以及学科之间的跨学科研究项目设置,研究制定发展规划, 评估进展。

  创新发展离不开人才。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对于我国科技创新人才队伍的培育和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得到国内外广泛认可。新形势下,科学基金如何既平衡、稳定支持各学科的可持续发展,又加速为国家重大科技需求培养急需拔尖人才,需要探索新的分类评价、评审机制, 避免一把尺量所有人。应该看到,跨学科协同创新,就会有主有次,就有排名先后。

  虽然科学发现只承认第一,但科学贡献不能只认第一。跨学科合作既然是科技创新、攻坚克难的有效途径,就应该探讨新的游戏规则和评价标准。现在高校、医院的各种排名大战也反映在科学基金上, 应该引起重视。成果评价、人才评价指标只能为促进发展所用而不能阻遏发展。有的人、有的单位为了争第一作者发表论文,宁可舍近求远找国外合作,因为国外更看重第一作者(Last Author)。也有人为了追求论文发表不惜选择拉关系、拼数据,甚至学术造假……针对这种乱象应研究对策,加强教育和惩治。在大科学时代的多学科协同创新项目中,如何评价并列作者和并列作者单位的学术贡献值得特别关注和讨论。

  科技创新是实施健康中国战略的引擎,在这一国家重大战略需求面前,科学基金发展要遵循“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面向世界科技前沿培育创新型人才,引领新时代的学科发展。尊重科学发展规律,促进多学科交叉融合,创新管理机制,为我国在全球科技竞争中实现跨越发展作出新的贡献。

  《百名院士谈建设科技强国》

  

  图书基本信息

  书名:百名院士谈建设科技强国

  作者:中国科学院 中国工程院 编

  书号:978-7-01-020325-6

  定价: ¥186.00

  出版社:人民出版社2019年3月

  微店购买

  当当网购

  京东网购

  • 友情链接:
  • bogou博狗 版权所有© www.shangmao5.com 技术支持:bogou博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