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博客

麻友集:黄叔

时间:2019-08-09


  2014年10月至2015年10月,JIA办公室项目部主办了为期一年的“青年促使弱势发声影像计划”(简称:影像项目)。来自广州、湛江、南宁和桂林地区的18位营员参与,最终产出8个片子。我们将这一系列康复者的故事,起名为《麻友集》。

  “麻友”有两层含义:这些故事的主人翁都是麻风病康复者,他们彼此在生命中曾经有着相似的境遇,意为朋友;故事的主人和拍摄讲述他们故事的志愿者,彼此之间亦为朋友。

  这系列看得见的故事的背后一定会有着另外一些故事:它可能是拍摄过程中村民的变化,它可能是拍摄背后经历过的或有趣或曲折的事,它可能是拍摄者和故事主人翁之间的经历,它还可能是拍摄者本人或团队在过程的思考和改变……

  我们在尝试记录的过程中,究竟有怎样的事情在发生,而这事情对于参与其中的人们又意味着什么?

  两年前,我们曾分享广西龙州陇港康复村黄叔的故事《【村民故事】欢乐的小会计》(点击可阅读),今天分享纪录片《黄叔》,以及影片创作团队的思考。因平台不能直接分享影片下载链接,可私信获取链接。

  谈影像·兰琳琳

  我们进过很多次村子,去认识村子,了解村民,是自己参加整个项目里最深刻的环节。

  有几次进村拍摄,一蹲就是一周。总不会忘记进村那条需要走一个半小时的路,加上包里的相机、DV、电脑、三脚架,偶尔感觉肩膀不是自己的了。几次下来,也会慢慢地就像回家一样。

  我们去拍黄叔和村长,就像他们的小跟班,在村里潜伏着,看他们去哪,我就跟着去,他们去做什么,就跟着做。跟着黄叔收玉米、逛香蕉地、坐在泥堆旁聊天,听黄叔说他的故事。也就只有这样的空闲,才能坐下来好好听他说话,很多很多事情都是以前参营没有了解到的,包括他成长过程中各个阶段的感受。这样聊下来,才有更接近的感觉。

  

  兰琳琳和黄叔

  以前黄叔在我的眼里,就纯粹是一个很欢乐的人,拍摄之后这个人的形象逐渐地饱满起来。相信很久的以后,我也不会忘记他坐在竹坛上唱歌、在小会计室里架着眼镜算账、在洗手池旁认真练毛笔字、在村里蹦蹦跳跳的身影。

  谈影像·王胡宁

  拿到搭档们采回来的素材,在电脑里看到这些画面,心里有许多“恨不能在现场”的遗憾。这是我第一次透过镜头看到村民如此认真又专注地讲述自己的过去和心底的想法。我讶异,开心又紧张。我害怕我们不能很好地完成片子,辜负了村民的坦诚和信任。

  何伯(点击可了解纪录片《心愿》)是一个忧郁又坚忍的人,他一生多病多灾,无法释怀自己的遭遇,却又对家庭温情,对改变康复者的社会现状抱有极大的期望。黄叔则是一个看起来乐观活泼的人——他非常爱唱歌。跟他说话时他总是笑嘻嘻的,时不时讲个笑话,讲完他自己笑了,大家也笑了。但在他的开朗下,掩盖了最深的悲哀和失落。何伯和黄叔平日里很聊得来,我想大概是因为他们内心的遗憾其实是一样的——抱负不展。我们希望借两位村民的故事,从不同的角度呈现当今中国麻风病康复村和康复者的现状。

  

  《黄叔》剧照

  随着这两年的交流和思考变多,我终于慢慢深入理解了影像项目的初衷,也似乎认识了工作营的更多面。影像项目不是单纯的纪录片拍摄——康复者们讲述的是自己的故事,却不仅仅是个人的故事。这是一个时代,一段历史。人们盲目恐慌麻风病人,是出于对疾病的无知。如果我们有机会走近这些人,了解他们的过去,倾听他们的故事,与他们作深入的交流,一定会发现他们其实跟我们所谓的“正常人”一样,有自己强大的精神世界。康复村的村民们让我很早就明白了任何人的灵魂都绝不局限于躯体的真理。他们的故事也让我明白,一个人思想的厚度源于自我修行,而非身体的饱满程度。因此,如果可以把他们的故事告诉更多人,就有希望看到更多人意识上的改变。

  在思考为什么要让弱势发声,发什么声,如何让弱势发声的过程中,我也感受到了自己作为一名青年人,做这一些事情对于自己本身的成长意义,在助人的过程里,也是自助。这些年来,在这个项目里,我得到了很多前辈和伙伴们的帮助,想起这句话的时候深有感触。要发声的其实不仅是身体有残缺的弱势群体,还有那些或多或少怀着理想主义的人们,在物欲膨胀的社会,很多青年人在努力做自己的过程里受到了精神上的伤害,跟那些大多数相比,他们也是弱势群体。而在现下的潮流里如何保持清醒和自持,如何与这个时代相处,如何告诉那些与自己有一样心志的人们,不忘初心更坚定的做自己,是这些青年人们很重要的一件事情。而我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个。我希望在漫长的路上,自己能够不忘初心,等得到理想主义的胜利。

  谈影像·甘泰嵩

  ?“青年促使弱势发声项目”,青年自然是指我们这一批人,通过我们,让这个群体的声音被更多的人听到,而村民本身的自卑、自我封闭和身体不便让这件事情有难度,不过这也正是需要我们的原因。这个想法,在拍摄持续一段时间之后,才更加清晰。值得开心的是,我们的行为确实让村民有了一些变化,开始有村民主动地想让外界听到自己的声音,也开始给我们讲述以前的经历,那些甜的苦的酸的涩的,他们都可以慢慢地分享出来,不再去猜测自己的故事会导致陌生人更多的歧视。

  影片剪辑阶段,自己其实没有能够做太多事情,一起参与思路讨论,但是技术不行,没有参与剪辑,主要是找素材,看看能不能用上。小组合作的感觉还是挺好的,也是一种促使动力再生的方式,如果只是一个人,不知道自己可以走到哪一步,或许可以走完,或许半路就放弃了,未知数。

  

  《黄叔》创作团队

  参加影像项目,从一开始对摄影感兴趣,到慢慢去拍摄,最后触动最大的其实是村民的故事。如果没有这次影像项目,自己可能这样投入去了解一个村子,去了解一个人,去那么认真听他的故事。

  96

  家工作营

  2019.08.06 08:13

  字数 2200

  2014年10月至2015年10月,JIA办公室项目部主办了为期一年的“青年促使弱势发声影像计划”(简称:影像项目)。来自广州、湛江、南宁和桂林地区的18位营员参与,最终产出8个片子。我们将这一系列康复者的故事,起名为《麻友集》。

  “麻友”有两层含义:这些故事的主人翁都是麻风病康复者,他们彼此在生命中曾经有着相似的境遇,意为朋友;故事的主人和拍摄讲述他们故事的志愿者,彼此之间亦为朋友。

  这系列看得见的故事的背后一定会有着另外一些故事:它可能是拍摄过程中村民的变化,它可能是拍摄背后经历过的或有趣或曲折的事,它可能是拍摄者和故事主人翁之间的经历,它还可能是拍摄者本人或团队在过程的思考和改变……

  我们在尝试记录的过程中,究竟有怎样的事情在发生,而这事情对于参与其中的人们又意味着什么?

  两年前,我们曾分享广西龙州陇港康复村黄叔的故事《【村民故事】欢乐的小会计》(点击可阅读),今天分享纪录片《黄叔》,以及影片创作团队的思考。因平台不能直接分享影片下载链接,可私信获取链接。

  谈影像·兰琳琳

  我们进过很多次村子,去认识村子,了解村民,是自己参加整个项目里最深刻的环节。

  有几次进村拍摄,一蹲就是一周。总不会忘记进村那条需要走一个半小时的路,加上包里的相机、DV、电脑、三脚架,偶尔感觉肩膀不是自己的了。几次下来,也会慢慢地就像回家一样。

  我们去拍黄叔和村长,就像他们的小跟班,在村里潜伏着,看他们去哪,我就跟着去,他们去做什么,就跟着做。跟着黄叔收玉米、逛香蕉地、坐在泥堆旁聊天,听黄叔说他的故事。也就只有这样的空闲,才能坐下来好好听他说话,很多很多事情都是以前参营没有了解到的,包括他成长过程中各个阶段的感受。这样聊下来,才有更接近的感觉。

  

  兰琳琳和黄叔

  以前黄叔在我的眼里,就纯粹是一个很欢乐的人,拍摄之后这个人的形象逐渐地饱满起来。相信很久的以后,我也不会忘记他坐在竹坛上唱歌、在小会计室里架着眼镜算账、在洗手池旁认真练毛笔字、在村里蹦蹦跳跳的身影。

  谈影像·王胡宁

  拿到搭档们采回来的素材,在电脑里看到这些画面,心里有许多“恨不能在现场”的遗憾。这是我第一次透过镜头看到村民如此认真又专注地讲述自己的过去和心底的想法。我讶异,开心又紧张。我害怕我们不能很好地完成片子,辜负了村民的坦诚和信任。

  何伯(点击可了解纪录片《心愿》)是一个忧郁又坚忍的人,他一生多病多灾,无法释怀自己的遭遇,却又对家庭温情,对改变康复者的社会现状抱有极大的期望。黄叔则是一个看起来乐观活泼的人——他非常爱唱歌。跟他说话时他总是笑嘻嘻的,时不时讲个笑话,讲完他自己笑了,大家也笑了。但在他的开朗下,掩盖了最深的悲哀和失落。何伯和黄叔平日里很聊得来,我想大概是因为他们内心的遗憾其实是一样的——抱负不展。我们希望借两位村民的故事,从不同的角度呈现当今中国麻风病康复村和康复者的现状。

  

  《黄叔》剧照

  随着这两年的交流和思考变多,我终于慢慢深入理解了影像项目的初衷,也似乎认识了工作营的更多面。影像项目不是单纯的纪录片拍摄——康复者们讲述的是自己的故事,却不仅仅是个人的故事。这是一个时代,一段历史。人们盲目恐慌麻风病人,是出于对疾病的无知。如果我们有机会走近这些人,了解他们的过去,倾听他们的故事,与他们作深入的交流,一定会发现他们其实跟我们所谓的“正常人”一样,有自己强大的精神世界。康复村的村民们让我很早就明白了任何人的灵魂都绝不局限于躯体的真理。他们的故事也让我明白,一个人思想的厚度源于自我修行,而非身体的饱满程度。因此,如果可以把他们的故事告诉更多人,就有希望看到更多人意识上的改变。

  在思考为什么要让弱势发声,发什么声,如何让弱势发声的过程中,我也感受到了自己作为一名青年人,做这一些事情对于自己本身的成长意义,在助人的过程里,也是自助。这些年来,在这个项目里,我得到了很多前辈和伙伴们的帮助,想起这句话的时候深有感触。要发声的其实不仅是身体有残缺的弱势群体,还有那些或多或少怀着理想主义的人们,在物欲膨胀的社会,很多青年人在努力做自己的过程里受到了精神上的伤害,跟那些大多数相比,他们也是弱势群体。而在现下的潮流里如何保持清醒和自持,如何与这个时代相处,如何告诉那些与自己有一样心志的人们,不忘初心更坚定的做自己,是这些青年人们很重要的一件事情。而我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个。我希望在漫长的路上,自己能够不忘初心,等得到理想主义的胜利。

  谈影像·甘泰嵩

  ?“青年促使弱势发声项目”,青年自然是指我们这一批人,通过我们,让这个群体的声音被更多的人听到,而村民本身的自卑、自我封闭和身体不便让这件事情有难度,不过这也正是需要我们的原因。这个想法,在拍摄持续一段时间之后,才更加清晰。值得开心的是,我们的行为确实让村民有了一些变化,开始有村民主动地想让外界听到自己的声音,也开始给我们讲述以前的经历,那些甜的苦的酸的涩的,他们都可以慢慢地分享出来,不再去猜测自己的故事会导致陌生人更多的歧视。

  影片剪辑阶段,自己其实没有能够做太多事情,一起参与思路讨论,但是技术不行,没有参与剪辑,主要是找素材,看看能不能用上。小组合作的感觉还是挺好的,也是一种促使动力再生的方式,如果只是一个人,不知道自己可以走到哪一步,或许可以走完,或许半路就放弃了,未知数。

  

  《黄叔》创作团队

  参加影像项目,从一开始对摄影感兴趣,到慢慢去拍摄,最后触动最大的其实是村民的故事。如果没有这次影像项目,自己可能这样投入去了解一个村子,去了解一个人,去那么认真听他的故事。

  2014年10月至2015年10月,JIA办公室项目部主办了为期一年的“青年促使弱势发声影像计划”(简称:影像项目)。来自广州、湛江、南宁和桂林地区的18位营员参与,最终产出8个片子。我们将这一系列康复者的故事,起名为《麻友集》。

  “麻友”有两层含义:这些故事的主人翁都是麻风病康复者,他们彼此在生命中曾经有着相似的境遇,意为朋友;故事的主人和拍摄讲述他们故事的志愿者,彼此之间亦为朋友。

  这系列看得见的故事的背后一定会有着另外一些故事:它可能是拍摄过程中村民的变化,它可能是拍摄背后经历过的或有趣或曲折的事,它可能是拍摄者和故事主人翁之间的经历,它还可能是拍摄者本人或团队在过程的思考和改变……

  我们在尝试记录的过程中,究竟有怎样的事情在发生,而这事情对于参与其中的人们又意味着什么?

  两年前,我们曾分享广西龙州陇港康复村黄叔的故事《【村民故事】欢乐的小会计》(点击可阅读),今天分享纪录片《黄叔》,以及影片创作团队的思考。因平台不能直接分享影片下载链接,可私信获取链接。

  谈影像·兰琳琳

  我们进过很多次村子,去认识村子,了解村民,是自己参加整个项目里最深刻的环节。

  有几次进村拍摄,一蹲就是一周。总不会忘记进村那条需要走一个半小时的路,加上包里的相机、DV、电脑、三脚架,偶尔感觉肩膀不是自己的了。几次下来,也会慢慢地就像回家一样。

  我们去拍黄叔和村长,就像他们的小跟班,在村里潜伏着,看他们去哪,我就跟着去,他们去做什么,就跟着做。跟着黄叔收玉米、逛香蕉地、坐在泥堆旁聊天,听黄叔说他的故事。也就只有这样的空闲,才能坐下来好好听他说话,很多很多事情都是以前参营没有了解到的,包括他成长过程中各个阶段的感受。这样聊下来,才有更接近的感觉。

  

  兰琳琳和黄叔

  以前黄叔在我的眼里,就纯粹是一个很欢乐的人,拍摄之后这个人的形象逐渐地饱满起来。相信很久的以后,我也不会忘记他坐在竹坛上唱歌、在小会计室里架着眼镜算账、在洗手池旁认真练毛笔字、在村里蹦蹦跳跳的身影。

  谈影像·王胡宁

  拿到搭档们采回来的素材,在电脑里看到这些画面,心里有许多“恨不能在现场”的遗憾。这是我第一次透过镜头看到村民如此认真又专注地讲述自己的过去和心底的想法。我讶异,开心又紧张。我害怕我们不能很好地完成片子,辜负了村民的坦诚和信任。

  何伯(点击可了解纪录片《心愿》)是一个忧郁又坚忍的人,他一生多病多灾,无法释怀自己的遭遇,却又对家庭温情,对改变康复者的社会现状抱有极大的期望。黄叔则是一个看起来乐观活泼的人——他非常爱唱歌。跟他说话时他总是笑嘻嘻的,时不时讲个笑话,讲完他自己笑了,大家也笑了。但在他的开朗下,掩盖了最深的悲哀和失落。何伯和黄叔平日里很聊得来,我想大概是因为他们内心的遗憾其实是一样的——抱负不展。我们希望借两位村民的故事,从不同的角度呈现当今中国麻风病康复村和康复者的现状。

  

  《黄叔》剧照

  随着这两年的交流和思考变多,我终于慢慢深入理解了影像项目的初衷,也似乎认识了工作营的更多面。影像项目不是单纯的纪录片拍摄——康复者们讲述的是自己的故事,却不仅仅是个人的故事。这是一个时代,一段历史。人们盲目恐慌麻风病人,是出于对疾病的无知。如果我们有机会走近这些人,了解他们的过去,倾听他们的故事,与他们作深入的交流,一定会发现他们其实跟我们所谓的“正常人”一样,有自己强大的精神世界。康复村的村民们让我很早就明白了任何人的灵魂都绝不局限于躯体的真理。他们的故事也让我明白,一个人思想的厚度源于自我修行,而非身体的饱满程度。因此,如果可以把他们的故事告诉更多人,就有希望看到更多人意识上的改变。

  在思考为什么要让弱势发声,发什么声,如何让弱势发声的过程中,我也感受到了自己作为一名青年人,做这一些事情对于自己本身的成长意义,在助人的过程里,也是自助。这些年来,在这个项目里,我得到了很多前辈和伙伴们的帮助,想起这句话的时候深有感触。要发声的其实不仅是身体有残缺的弱势群体,还有那些或多或少怀着理想主义的人们,在物欲膨胀的社会,很多青年人在努力做自己的过程里受到了精神上的伤害,跟那些大多数相比,他们也是弱势群体。而在现下的潮流里如何保持清醒和自持,如何与这个时代相处,如何告诉那些与自己有一样心志的人们,不忘初心更坚定的做自己,是这些青年人们很重要的一件事情。而我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个。我希望在漫长的路上,自己能够不忘初心,等得到理想主义的胜利。

  谈影像·甘泰嵩

  ?“青年促使弱势发声项目”,青年自然是指我们这一批人,通过我们,让这个群体的声音被更多的人听到,而村民本身的自卑、自我封闭和身体不便让这件事情有难度,不过这也正是需要我们的原因。这个想法,在拍摄持续一段时间之后,才更加清晰。值得开心的是,我们的行为确实让村民有了一些变化,开始有村民主动地想让外界听到自己的声音,也开始给我们讲述以前的经历,那些甜的苦的酸的涩的,他们都可以慢慢地分享出来,不再去猜测自己的故事会导致陌生人更多的歧视。

  影片剪辑阶段,自己其实没有能够做太多事情,一起参与思路讨论,但是技术不行,没有参与剪辑,主要是找素材,看看能不能用上。小组合作的感觉还是挺好的,也是一种促使动力再生的方式,如果只是一个人,不知道自己可以走到哪一步,或许可以走完,或许半路就放弃了,未知数。

  

  《黄叔》创作团队

  参加影像项目,从一开始对摄影感兴趣,到慢慢去拍摄,最后触动最大的其实是村民的故事。如果没有这次影像项目,自己可能这样投入去了解一个村子,去了解一个人,去那么认真听他的故事。

  • 友情链接:
  • bogou博狗 版权所有© www.shangmao5.com 技术支持:bogou博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