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博客

如梦似影81下

时间:2019-08-09


  第二天,他到公司上班没多久,就接到了陈局的电话,请他到公安局有事。

  “罗老板,我们查到那电话号码是黄苓芳的,而且这个电话是昨天才开通的号。”

  “那,这信息肯定是真的,她肯定是新买了一张卡给我发信息,然后把那卡丢了。陈局,我们想办法,一举把张枓还有和他做交易的人抓获。”

  “不急,我们的人查到黄苓芳和张枓关系可好了,她怎么会告诉你真消息呢。说不定这个信息是个幌子,是个掩护,是张枓的声东击西。”陈局严肃地说。

  “可是,如果是真的呢。我相信黄苓芳不是真的和张枓好,她和张枓在一起是为了取得他的信任,得到线索,拿到证据。她这是铤而走险,她很危险!你们要救她。”罗喜春请求道。

  那天他去找张枓,虽然黄苓芳骂他,当着他的面让张枓亲自己,可是,她骂他的声音是气愤的,恨恨的,可是她的眼神出卖了她。他看她的眼神是无奈的甚至是温柔的。这样的黄苓芳,绝不会助纣为虐。

  “罗老板,你放心,我们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会救任何一个好人!今天星期六,你好好休息吧。”陈局拍拍他的肩,笑着。

  罗喜春只好无奈地离开公安局,然后去了公司。下午,他来到了酒吧,到处查看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不敢离开酒吧,他想,如果张枓真选择在这里交易,那肯定不是一般的交易,说不定还会有其他目的。他想起张枓是来找他报仇的,不是纯粹的来做毒品交易的。如果交易不成功,被抓,那仇就报不了了,张枓肯定不会冒这个险。想到这,他如坐针毡,心急如焚,他不知张枓还有什么目的。

  时间的脚步滴答滴答走着,他觉得一分一秒都是那么难过,都是一种煎熬,终于等到日落西山了。

  上午,他和陈局说,如果要布署,要他帮忙尽管说。可陈局笑而不语,那笑高深莫测。他只好改口说:“今天酒吧的一切听你指挥。”陈局仍是缄默而笑。罗喜春气得想揍他。他不知陈局葫芦里装的什么药,有没有在酒吧里安排警力。

  傍晚七点,圆圆的月亮爬上了高高的树稍,慢慢地升到了湛蓝澄净的夜空,天上繁星点点,璀璨夺目。人间,华灯初上,霓虹闪烁,五彩缤纷,光怪陆离。ISO-COOL 酒吧里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很多人戴着各种怪模怪样的面具走来走去。为了活跃气氛和增加神秘感,每周六,来酒吧的人都可以自备面具戴着进来。

  在酒吧不远处的一个空地上,张枓、张鹎逼、黄苓芳,三个人站在那歇着,他们都是全身牛仔,运动鞋,鸭舌帽。黄苓芳左手手提着一个小小的黑色箱子,右手拿着一张色彩鲜艳,图案逼真的蛇面具。

  张鹎逼把一张龙的面具绳子套在右手手腕上,然后双手插在牛仔裤袋里,眯着三角眼,吹着口哨,一脸得意,心里想着今晚之后自己可以分到多少钱。他的牛仔裤口袋里可不是空的,有一把尖锐的水果刀。所以,他的手才要插在里面。

  “别吊儿郎当的样子,打起十二分精神。”张枓在张鹎逼肩上重重地拍了一下,神情严肃,板着脸。他把画着狮子的面具套在了脖子上,面具正面在脑后。

  “走!”张枓叫了声,于是三个人并肩向酒吧走去。走至门口时,三个人同时把面具取下戴在脸上。张枓刚戴好面具,突然又取下来,似是想起了什么,小声说:“你们先进去,我去接一个人再来。”说完,抓着面具快步往回走。

  “好。快去快回!”张鹎逼没心没肺,爽快地答道,没多想。

  黄苓芳快速取下面具,狐疑地看着张枓的背影,心里奇怪:他去接谁?

  “走,快进去。”张鹎逼拉着黄苓芳就往里面走,发现她的面具没有戴,惊叫着:“你怎么不戴面具,张哥说了进门时,一定要戴,门口有摄像头。快戴上!”说着,不由分说,要帮黄苓芳戴面具。

  “我不喜欢。觉得难受。”黄苓芳一把推开张鹎逼的手,她讨厌张鹎逼靠近自己。张鹎逼口里呼出的气都是怪臭气味,而且他看她的眼神总是色迷迷的。

  这张鹎逼早就对黄苓芳垂涎三尺,想对她动手动脚了,如果不是看到张枓也有那么一点喜欢她,怕张枓对他不客气,他早就对她下手了。

  当然,黄苓芳不戴面具还有自己的想法。她相信罗喜春收到自己的信息,会相信是真的,肯定会有准备。只是她没想到张枓会临时脱逃。她不相信张枓是去接人。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去,见机行事。

  他们来到了事先订好的“初恋”房间。张鹎逼把面具往玻璃桌面上一丢,把自己往沙发里重重地一扔,然后又坐正了,拿起酒杯就倒酒喝。

  黄苓芳把黑色箱子往桌子底下的搁层上放好,然后眼睛犀利,表情严肃静静地环顾着房间的一切。

  她以前和张碧云来这里唱歌,只是在舞台上站着,结束后就从后门出去,这酒吧是怎样的,她还不知道。她环顾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是沙发,抱枕,桌子,各种酒水,饮料,大大小小,高高矮矮的杯子。灯光没有舞厅的闪烁频繁、怪异,晃人眼罢了。

  黄苓芳环顾一圈后,坐了下来,想着等下要来的人到底是怎样的人。

  96

  海燕麦萌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4.1

  2019.08.02 20:53

  字数 1859

  第二天,他到公司上班没多久,就接到了陈局的电话,请他到公安局有事。

  “罗老板,我们查到那电话号码是黄苓芳的,而且这个电话是昨天才开通的号。”

  “那,这信息肯定是真的,她肯定是新买了一张卡给我发信息,然后把那卡丢了。陈局,我们想办法,一举把张枓还有和他做交易的人抓获。”

  “不急,我们的人查到黄苓芳和张枓关系可好了,她怎么会告诉你真消息呢。说不定这个信息是个幌子,是个掩护,是张枓的声东击西。”陈局严肃地说。

  “可是,如果是真的呢。我相信黄苓芳不是真的和张枓好,她和张枓在一起是为了取得他的信任,得到线索,拿到证据。她这是铤而走险,她很危险!你们要救她。”罗喜春请求道。

  那天他去找张枓,虽然黄苓芳骂他,当着他的面让张枓亲自己,可是,她骂他的声音是气愤的,恨恨的,可是她的眼神出卖了她。他看她的眼神是无奈的甚至是温柔的。这样的黄苓芳,绝不会助纣为虐。

  “罗老板,你放心,我们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会救任何一个好人!今天星期六,你好好休息吧。”陈局拍拍他的肩,笑着。

  罗喜春只好无奈地离开公安局,然后去了公司。下午,他来到了酒吧,到处查看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不敢离开酒吧,他想,如果张枓真选择在这里交易,那肯定不是一般的交易,说不定还会有其他目的。他想起张枓是来找他报仇的,不是纯粹的来做毒品交易的。如果交易不成功,被抓,那仇就报不了了,张枓肯定不会冒这个险。想到这,他如坐针毡,心急如焚,他不知张枓还有什么目的。

  时间的脚步滴答滴答走着,他觉得一分一秒都是那么难过,都是一种煎熬,终于等到日落西山了。

  上午,他和陈局说,如果要布署,要他帮忙尽管说。可陈局笑而不语,那笑高深莫测。他只好改口说:“今天酒吧的一切听你指挥。”陈局仍是缄默而笑。罗喜春气得想揍他。他不知陈局葫芦里装的什么药,有没有在酒吧里安排警力。

  傍晚七点,圆圆的月亮爬上了高高的树稍,慢慢地升到了湛蓝澄净的夜空,天上繁星点点,璀璨夺目。人间,华灯初上,霓虹闪烁,五彩缤纷,光怪陆离。ISO-COOL 酒吧里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很多人戴着各种怪模怪样的面具走来走去。为了活跃气氛和增加神秘感,每周六,来酒吧的人都可以自备面具戴着进来。

  在酒吧不远处的一个空地上,张枓、张鹎逼、黄苓芳,三个人站在那歇着,他们都是全身牛仔,运动鞋,鸭舌帽。黄苓芳左手手提着一个小小的黑色箱子,右手拿着一张色彩鲜艳,图案逼真的蛇面具。

  张鹎逼把一张龙的面具绳子套在右手手腕上,然后双手插在牛仔裤袋里,眯着三角眼,吹着口哨,一脸得意,心里想着今晚之后自己可以分到多少钱。他的牛仔裤口袋里可不是空的,有一把尖锐的水果刀。所以,他的手才要插在里面。

  “别吊儿郎当的样子,打起十二分精神。”张枓在张鹎逼肩上重重地拍了一下,神情严肃,板着脸。他把画着狮子的面具套在了脖子上,面具正面在脑后。

  “走!”张枓叫了声,于是三个人并肩向酒吧走去。走至门口时,三个人同时把面具取下戴在脸上。张枓刚戴好面具,突然又取下来,似是想起了什么,小声说:“你们先进去,我去接一个人再来。”说完,抓着面具快步往回走。

  “好。快去快回!”张鹎逼没心没肺,爽快地答道,没多想。

  黄苓芳快速取下面具,狐疑地看着张枓的背影,心里奇怪:他去接谁?

  “走,快进去。”张鹎逼拉着黄苓芳就往里面走,发现她的面具没有戴,惊叫着:“你怎么不戴面具,张哥说了进门时,一定要戴,门口有摄像头。快戴上!”说着,不由分说,要帮黄苓芳戴面具。

  “我不喜欢。觉得难受。”黄苓芳一把推开张鹎逼的手,她讨厌张鹎逼靠近自己。张鹎逼口里呼出的气都是怪臭气味,而且他看她的眼神总是色迷迷的。

  这张鹎逼早就对黄苓芳垂涎三尺,想对她动手动脚了,如果不是看到张枓也有那么一点喜欢她,怕张枓对他不客气,他早就对她下手了。

  当然,黄苓芳不戴面具还有自己的想法。她相信罗喜春收到自己的信息,会相信是真的,肯定会有准备。只是她没想到张枓会临时脱逃。她不相信张枓是去接人。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去,见机行事。

  他们来到了事先订好的“初恋”房间。张鹎逼把面具往玻璃桌面上一丢,把自己往沙发里重重地一扔,然后又坐正了,拿起酒杯就倒酒喝。

  黄苓芳把黑色箱子往桌子底下的搁层上放好,然后眼睛犀利,表情严肃静静地环顾着房间的一切。

  她以前和张碧云来这里唱歌,只是在舞台上站着,结束后就从后门出去,这酒吧是怎样的,她还不知道。她环顾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是沙发,抱枕,桌子,各种酒水,饮料,大大小小,高高矮矮的杯子。灯光没有舞厅的闪烁频繁、怪异,晃人眼罢了。

  黄苓芳环顾一圈后,坐了下来,想着等下要来的人到底是怎样的人。

  第二天,他到公司上班没多久,就接到了陈局的电话,请他到公安局有事。

  “罗老板,我们查到那电话号码是黄苓芳的,而且这个电话是昨天才开通的号。”

  “那,这信息肯定是真的,她肯定是新买了一张卡给我发信息,然后把那卡丢了。陈局,我们想办法,一举把张枓还有和他做交易的人抓获。”

  “不急,我们的人查到黄苓芳和张枓关系可好了,她怎么会告诉你真消息呢。说不定这个信息是个幌子,是个掩护,是张枓的声东击西。”陈局严肃地说。

  “可是,如果是真的呢。我相信黄苓芳不是真的和张枓好,她和张枓在一起是为了取得他的信任,得到线索,拿到证据。她这是铤而走险,她很危险!你们要救她。”罗喜春请求道。

  那天他去找张枓,虽然黄苓芳骂他,当着他的面让张枓亲自己,可是,她骂他的声音是气愤的,恨恨的,可是她的眼神出卖了她。他看她的眼神是无奈的甚至是温柔的。这样的黄苓芳,绝不会助纣为虐。

  “罗老板,你放心,我们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会救任何一个好人!今天星期六,你好好休息吧。”陈局拍拍他的肩,笑着。

  罗喜春只好无奈地离开公安局,然后去了公司。下午,他来到了酒吧,到处查看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不敢离开酒吧,他想,如果张枓真选择在这里交易,那肯定不是一般的交易,说不定还会有其他目的。他想起张枓是来找他报仇的,不是纯粹的来做毒品交易的。如果交易不成功,被抓,那仇就报不了了,张枓肯定不会冒这个险。想到这,他如坐针毡,心急如焚,他不知张枓还有什么目的。

  时间的脚步滴答滴答走着,他觉得一分一秒都是那么难过,都是一种煎熬,终于等到日落西山了。

  上午,他和陈局说,如果要布署,要他帮忙尽管说。可陈局笑而不语,那笑高深莫测。他只好改口说:“今天酒吧的一切听你指挥。”陈局仍是缄默而笑。罗喜春气得想揍他。他不知陈局葫芦里装的什么药,有没有在酒吧里安排警力。

  傍晚七点,圆圆的月亮爬上了高高的树稍,慢慢地升到了湛蓝澄净的夜空,天上繁星点点,璀璨夺目。人间,华灯初上,霓虹闪烁,五彩缤纷,光怪陆离。ISO-COOL 酒吧里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很多人戴着各种怪模怪样的面具走来走去。为了活跃气氛和增加神秘感,每周六,来酒吧的人都可以自备面具戴着进来。

  在酒吧不远处的一个空地上,张枓、张鹎逼、黄苓芳,三个人站在那歇着,他们都是全身牛仔,运动鞋,鸭舌帽。黄苓芳左手手提着一个小小的黑色箱子,右手拿着一张色彩鲜艳,图案逼真的蛇面具。

  张鹎逼把一张龙的面具绳子套在右手手腕上,然后双手插在牛仔裤袋里,眯着三角眼,吹着口哨,一脸得意,心里想着今晚之后自己可以分到多少钱。他的牛仔裤口袋里可不是空的,有一把尖锐的水果刀。所以,他的手才要插在里面。

  “别吊儿郎当的样子,打起十二分精神。”张枓在张鹎逼肩上重重地拍了一下,神情严肃,板着脸。他把画着狮子的面具套在了脖子上,面具正面在脑后。

  “走!”张枓叫了声,于是三个人并肩向酒吧走去。走至门口时,三个人同时把面具取下戴在脸上。张枓刚戴好面具,突然又取下来,似是想起了什么,小声说:“你们先进去,我去接一个人再来。”说完,抓着面具快步往回走。

  “好。快去快回!”张鹎逼没心没肺,爽快地答道,没多想。

  黄苓芳快速取下面具,狐疑地看着张枓的背影,心里奇怪:他去接谁?

  “走,快进去。”张鹎逼拉着黄苓芳就往里面走,发现她的面具没有戴,惊叫着:“你怎么不戴面具,张哥说了进门时,一定要戴,门口有摄像头。快戴上!”说着,不由分说,要帮黄苓芳戴面具。

  “我不喜欢。觉得难受。”黄苓芳一把推开张鹎逼的手,她讨厌张鹎逼靠近自己。张鹎逼口里呼出的气都是怪臭气味,而且他看她的眼神总是色迷迷的。

  这张鹎逼早就对黄苓芳垂涎三尺,想对她动手动脚了,如果不是看到张枓也有那么一点喜欢她,怕张枓对他不客气,他早就对她下手了。

  当然,黄苓芳不戴面具还有自己的想法。她相信罗喜春收到自己的信息,会相信是真的,肯定会有准备。只是她没想到张枓会临时脱逃。她不相信张枓是去接人。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去,见机行事。

  他们来到了事先订好的“初恋”房间。张鹎逼把面具往玻璃桌面上一丢,把自己往沙发里重重地一扔,然后又坐正了,拿起酒杯就倒酒喝。

  黄苓芳把黑色箱子往桌子底下的搁层上放好,然后眼睛犀利,表情严肃静静地环顾着房间的一切。

  她以前和张碧云来这里唱歌,只是在舞台上站着,结束后就从后门出去,这酒吧是怎样的,她还不知道。她环顾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是沙发,抱枕,桌子,各种酒水,饮料,大大小小,高高矮矮的杯子。灯光没有舞厅的闪烁频繁、怪异,晃人眼罢了。

  黄苓芳环顾一圈后,坐了下来,想着等下要来的人到底是怎样的人。

  • 友情链接:
  • bogou博狗 版权所有© www.shangmao5.com 技术支持:bogou博狗| 网站地图